2010年3月25日星期四

这是一幅早前的作品. 当时是沿着河岸向上游方向走去. 走了相当久的山路, 之间须要涉水, 要越过横在路上的枯树干, 要攀上小山坡. 于我们几个老人家来讲是历尽万难. 直至遇上顺眼的构图才停了下来.

听着很响很大的水声, 爽杂隐约的乌鸣声. 又处在长时间的贯注于思考作画. 不知不觉中一切的声音反而没感觉了. 感觉却是静得难以形容. 印证了刚读过的 希夷 二字. 希是处于最大的声音环境里反而是没有了声音, 所谓听而不闻. 夷是视而不见. 也印证了修行者在深入禅坐禅定时. 一切的声和外相(色), 对於深入的修行者来说, 声和色是没有显现了.

赏画同时. 抄一首唐代佚名女尼的悟道诗与有缘人共赏.

尽日寻春不见春, 芒鞋踏遍陇头云. 归来偶捻梅花嗅, 春在枝头己十分.

4 条评论:

leewo 说...

不知不觉中,声音远去了,消失了。我也有这样的经验。后来想,其实创作不一定要身处安静之处,也能进入状况。

Phang Chew 彭钊 说...

真是知音啊!
所以有如此形容: 最大的声音是没声音.
最大的物体是没形无相. - 当你在很近距离去看时.

cindy 说...

哈,最大的声音是没声音。。。
那么,有些人不管周围多么嘈杂也能入睡,也是印证了“希夷”二字吗?即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很佩服这样的人,天塌下来都无动于衷。。。

Phang Chew 彭钊 说...

其实是这样的. 比如你很长时间处在一个很吵很大及连续声音的环境里. 当适应之后. 这吵声于你己没作用了. 又比如很近距离去看一只大象. 能看到大象的大吗.
不见卢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