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4日星期四

平静和谐

Posted by Picasa
传统巫族住房, 都为高脚独立式, 一半木板在上部一半砖墙为底部. 四周围是树木, 包括椰子树, 香蕉树, 榴连树, 各类果树. 并且傍有河流. 高脚房子的设计有利于避开水灾及防止野兽蛇虫的侵犯. 更旧的时代. 高脚屋是用 “亚答” 叶作屋顶. 一幅大自然景象. 入画特美. 不过亚答叶屋顶不耐用, 涉及火灾的风险很高. 随着时代改变及经济能力的提高. 除了亚答屋顶变为锌片屋顶. 同时大多数高脚屋也改建为砖石平房. 结果可供写生作画的描写对象也相对难得.

今所画之高脚房子. 是在很靠近市区的一处巫族保留地. 而且整个环境感觉上还很大自然. 除了上述之树木围绕. 屋前一片草坪, 到处种植美丽花草. 屋边立起木架系上绳索作为凉晒衣物. 鸡只分布四周觅食, 也不知鸡属何家. 但它们都会各回到自家鸡窝.

整个构图. 是如此的平静和谐. 与世无争. 但于作画同时. 却一直被蚊子和不知名堂的小小会飞的昆虫干扰. 还有树上掉下的小蚂蚁. 故必须点上蚊香及抹上少许风油在手上, 脸上, 两耳边以维持本来的平静和谐.

2010年6月18日星期五

绘画班





































公园写生
























生于这时代的孩子, 如果和我们的年代相比较. 某些方面他们真得很幸福.
就以绘画这课题来讨论. 那时代大部份的父母都为赚钱忙. 对美术, 绘画完全没有概念. 普通都反对孩子画(公仔). 而同时, 这方面的老师也很缺乏. 但那时的教育却提倡 : 德智体美群 作为教学目标. 其中美就是美术.
今天. 为幼童而设的画班相当的多. 很多的父母们对美术也相当有认知. 所以孩子在绘画的学习也很方便.
就我画班的孩子们. 他们从一开始巳经学着纯美术 – fine art -的基本功. 如抓画笔方法. 铅笔画. 水彩画. 静物. 户外写生. 他们都学了. 往后他们还在这方继续训练. 务求熟能生巧. 相比之下, 那个年代同龄的我. 于绘画方面更本和今天的他们实在没法比了.






群芳争艳

Posted by Picasa

2010年6月17日星期四

兰花怒放

Posted by Picasa

花花世界

Posted by Picasa

乡土气息

位于吡叻州内怡保这小城. 是一个很多山, 也是很丰富锡的藏地. 好多年前由于锡的需求大, 这儿曾被大量的开采. 开采则要挖地. 有些矿地还被挖下三四百公尺之深以取得锡这矿物. 当时矿埸到处可见. 同时也为画者所喜爱, 因为是画画的好题裁. 而凡被作为开采过的矿地. 在之后则留下一大洞. 日久就让水给淹了, 形成一大湖. 经过时间的流转, 沧海桑田, 这些所谓的大湖现巳不复可见, 由于被填回成平地而发展为住宅区. 小市填等等.

至于还有好多开矿留下的湖. 由于靠近山边而不被允许作为建房子. 有限的土地, 让人各占一处. 作为种植蔬菜或果园, 蓄牧等. 而一些大的湖则被利用为养殖淡水鱼.

还有大部份的山石. 则被供作采石. 如马路用石. 白石粉. 又另一类属云石的山. 则被充许作为开采云石之用.

根据上面所述. 在怡保这小山城. 可被用于写生作画之处可就多了. 如山下, 山边的小农地. 配合农地旁的鱼池. 又如山边的小牧场, 傍着一池的荷花而相影成趣. 或山下的羊棚. 羊群和青山. 那些被开采取石的山, 又是另一面貌. 由于爆开取石之故, 展现出的山貌是形状各异, 又色彩丰富的山石. 更美的如画面前景是如镜面般的大湖, 则山的倒影又是另一美景了.

故怡保这小山城的天时地利. 我都喜于在这山湖之间寻觅写生. 很多的写生作品都以山与水的描绘. 同时还采取印象派 (Impressionism) 的观点. 即是观察大自然在阳光下受光所形成的各各色彩, 色调. 比如能见的群山是翠绿一片. 但为了画面要求. 在用色当儿. 就需肯定的将光与暗, 远景, 中景, 近景看似一祥的绿色, 以不同类但同调子(color tone)的颜色用在当时的画面上. 画画是以直觉, 感觉, 感受去领会眼前之一切. 同样的景物. 同样的地点. 以不同的时间去画, 每张作品都有不一样的效果及表现. 所以刚刚说以不同类但同调子的颜色用在当时的画面上. 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故此不在现场写生而以照片作根据. 可能就少了这个挑战与乐趣. 由于照片是既定的构图与颜色. 成品往往少了激情与天马行空的创意感觉. 但话得说回来. 也不是人人有条件到户外写生的. 如当地没有适于作画的场地. 又或可画之处得跑去离家老远地方. 又或年纪比较大, 行动不方便等. 退而求其次在室内作画也无可厚非.

在写生作画同时, 我惯用水彩作画. 因为水彩画具轻便简单. 画好作品短时间就乾. 故易于携带. 一个背包. 装上一瓶水, 几枝笔, 一个调色盘., 一小椅子, 一画板如此这般就可到处跑. 有如配上一套轻便武器即可作战了.

长时间的写生作画, 除了所述它的轻便之外. 其实真正还是对水彩画的执着与喜爱. 基于水彩画很快干. 特别是处在太阳底下. 温度偏高. 要求画面以比较有水份, 有湿润感如此的表现. 在处理过程上. 则需要很快及短时间内, 用水与色将部份画面或大面积的画面作为渲染. 因为如果不及时掌握, 让水干了. 便形成颜色与颜色交接处则会有不理想之感. 感觉生硬. 缺少了水彩画 水的表现了.

又如用不同性质的水彩纸. 得根据这纸的差异, 以不同手法来处理. 也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成效.

又如利用各种的笔. 即是圆头的, 扁平的, 貂毛, 羊毛, 牛毛. 以至水墨画各类毛笔. 利用以上各种笔为工具. 达到在画面上以渲染, , , 压贴, 喷洒等手法依景随意的创作.

在处理整个作画的过程里. 一幅画作的完成. 完全是以水, 颜色, 各类的笔, 水彩纸. 或少量的遮盖胶masking Glue. 而已.

Posted by Picasa

2010年6月6日星期日

水源

万事万物的存在不能离开心识 (概念). 早些时候被告知金宝山上有瀑布. 当下在印象中有条瀑布从山上直泻下来的景色. 直至这天到金宝再问路而到达进口处. 小心翼翼驾车顺着山路而上. 最后发觉路实在太烂了. 勉强把车停崖边. 一行八老人冢, 各自提着背着画具向上走去.

到达之后才觉得并没有如印象中的宏伟. 找到落脚处对景起稿构图并依本来的印象如是般加减乘除, 将水, 石, 树木等连系为一体. 又将这些主体区分为前后, 远近, 重叠的各种关系. 尤其要特别表达水从远处来, 流过大石面, 碰撞后引起大小水花.

虽然实景有歪离了心识. 但经过了实地的体验, 通过心识的配合, 依对实景的观察. 最后还是成功完成了这幅山上之水.

2010年6月3日星期四

有仙则灵

于白兰园住宅区靠山边的地方. 有一座占地相当大的庙堂. 最近可能善心人士的捐助, 把整个庙堂从头到尾给改建了. 还特意在靠山处依着山坡建了凉亭. 亭里的佛像腑看山下周围的从生.
以取舍及局部描绘方式. 利用近景山壁及远处的大山作背景. 并配上群鸟云雾. 画了这幅 ‘有仙则灵” .
画好再看, 感觉上是五台山. 又似乎是娥眉山.

有仙则灵

Posted by Pic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