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7日星期六

心灵在大自然开放

Posted by Picasa
尽日寻春不见春 芒鞋踏遍陇头云 归来偶捻梅花嗅 春在枝头己十分

一首唐代一位没记载的出家女众悟道诗.

一天到晚忙着寻找这所谓的春. 春其实只是一个假名, 所谓的春, 只是一个概念, 是没有一个实体实在的东西. 即便在大自然,大山间跑破了多少双芒鞋. 当然是不会看见也寻不到这个所谓的春了.(芒鞋是以一种长年生长的草编成的鞋子, 以前出家众都穿着这种鞋子. )
当一无所得回到住所顺手捻起一枝梅花一闻之后. 花香当下使她明白了长满树上的梅花不就表示了春的存在吗! 春并不是在别的地方而是存在于自已的身边.

众生通常想求得到一个道, 寻找所谓的道. 以为有 ‘道’ 这个东西. 或者以为有一个所谓的 ‘法’ . 其实所谓的道和法. 同是一个概念的东西. 而道和法这概念的东西就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 生活作息里头. 所谓 生话中的佛法. 佛法, 佛道就在当下.

归来偶捻梅花嗅 春在枝头巳十分. 这表示了由疑惑而触境, 由触境到感悟(明白) 的历程. 也反映了心灵的开放, 向大自然开放, 向一切有情无情的开放. (有生命, 有思想, 有各种感觉的生命体=有情. 如人. 有生命, 没思想, 没各种感觉功能的生命体 = 无情. 如植物等)

2010年3月25日星期四

源头之水似天降

Posted by Picasa
这是一幅早前的作品. 当时是沿着河岸向上游方向走去. 走了相当久的山路, 之间须要涉水, 要越过横在路上的枯树干, 要攀上小山坡. 于我们几个老人家来讲是历尽万难. 直至遇上顺眼的构图才停了下来.

听着很响很大的水声, 爽杂隐约的乌鸣声. 又处在长时间的贯注于思考作画. 不知不觉中一切的声音反而没感觉了. 感觉却是静得难以形容. 印证了刚读过的 希夷 二字. 希是处于最大的声音环境里反而是没有了声音, 所谓听而不闻. 夷是视而不见. 也印证了修行者在深入禅坐禅定时. 一切的声和外相(色), 对於深入的修行者来说, 声和色是没有显现了.

赏画同时. 抄一首唐代佚名女尼的悟道诗与有缘人共赏.

尽日寻春不见春, 芒鞋踏遍陇头云. 归来偶捻梅花嗅, 春在枝头己十分.

2010年3月13日星期六

美果共赏

Posted by Picasa
屋边种了一棵不大的果树. 果子名番荔枝, 释迦果或佛头果. 而真正的学名不得而知.
通常这果子没大量栽种. 一般水果店没销售.只能从菜市可买到, 但数量很少.不是树上熟的那种.
当果子成熟了. 是指熟在树上的. 剪下来的果子, 果皮很容易即可以剥开. 果肉雪白, 汁液很多,并且有它特别的一种甜味. 曾读过一个报导说犯糖尿病者很适宜多吃这果子.
最近这棵果树却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一是蝴蝶虫特喜在它果子上下蛋. 白毛茸茸的幼虫满布表面让人心烦. 二是果子接近成熟时就引来不知名的鸟与果主抢吃.
三是晚上竞出现不知是蝙蝠还是松鼠. 为了保获好这果子的完整. 为了不被鸟或兽吃掉. 便得做足保获工作. 晚上将之用厚袋子包起来. 白天得拿掉袋子让它吸收阳光. 实在忙得不亦乐乎.
Posted by Picasa

美景天成

Posted by Picasa

2010年3月9日星期二

试解禅诗

吾心似秋月, 碧潭清皎洁. 无物堪比伦, 教我如何说.

作者把自己禅悟之心以秋月和碧潭来比喻.
寒山子说他的心似荡漾在澄清明净的碧潭之中的秋月, 而倒影的秋月却丝毫不损减其本来的皎洁明亮. 由於禅悟之心应天地万物, 而天地万物诸境便成为诗人禅悟之境; 此禅境无执, 无著.
寒山子以语言表达了他的禅境, 将禅悟之心陈述出来. 他己勉强引用秋月之清明,碧潭之皎洁来形容这一切. 再没其他可以伦比的方法来解说这境界. 故最后一句问读者. 教我如何说.

此诗以广东话读比较顺口. 以一三四句的月, 洁, 说 压韵.

2010年3月5日星期五

禅诗共赏

抄录寒山子的诗与大家共赏:

一自遁寒山 养命餐山果 平生何所忧 此世随缘过.

日月如逝川 光阴石中火 任你天地移 我畅岩中坐.


吾心似秋月 碧潭清皎洁 无物堪比伦 教我如何说.

人问寒山道 寒山路不通. 夏天冰未释 日出雾朦胧.

似我何由届 与君心不同. 君心若似我 还得到其中.



字句都用了很浅白的文字, 但内容却是很有内涵. 表面看似这样的讲述. 其实同时在表达另一层意思或思想. 好的文字, 一两个字就可以讲述很多事情. 浅白的文字如白话文, 则需要用更多的文字才能诠释,解释出一两个 有内涵的文字. 也即是所谓的文言文,或古文了.